魔王重生 第八章 木偶女僕

    时间:2018-08-08 本帖最后由 每天日 于 2017-9-19 16:00 编辑   距离「差事」完毕已经过了几天,又到了星期日。   早上醒来一张眼,就看见若叶那张沉睡的,有如婴儿的脸蛋。   (对了,昨天被若叶和玲两人联手攻击,直搞了大半夜才睡去……,不过我的体力还真是连自己都惊讶,以前的话大概射个四、五次,隔天就绝对爬不起来,这几天却是无论当夜射出多少次,隔天绝对準时上学时间前醒来,而且精神饱满,中午再来几个也没问题……。看来得到了贝鲁沙的力量之后,连自己的身体都已经开始改变了… …。)想到这,光想动一下身体,但是才移动一下,还在沉睡中的若叶发出了细细的呻吟。   (?……对了,昨天射出第七发之后就睡着了,现在那家伙大概又因为生理现象而塞在若叶的身体之中了吧……)想到这里,光尝试想把分身自若叶的身体中拔出,但是才动一下,若叶就把光抱得紧紧的:「今天…晚上…不会放过你的…」   「在说梦话啊…」听到若叶的梦话,光开始缓缓地抽动着自己的分身。   「唔…啊…好舒服…还要…」若叶紧紧抱着光的身体,口中也开始吐出淫语:「你每次…都弄得人家好爽…我要你…每天都插着我…满满的…」   随着快感的增加,光抽插的速度也开始加快,插得若叶是「唔.唔」地哼着。   「哥…人家还要…」受到若叶的淫语刺激,玲也像是半梦半醒般地,用双乳摩擦着光的背后,双腿夹着光的一脚,并将阴部往光的脚摩擦着:「哥…我那里好痒喔,帮我…止痒嘛~」   「好,马上。」语毕,一根「光的触手」出现,迅速插进了玲的阴道之中。   「啊~~好爽…」玲也紧抱着光的身体,下体随着触手的抽插而摆动着:「哥~你真棒…妹爱死你了~」   玲享受着被触手抽插的快感,而若叶则是在睡梦中不自觉地随着光的抽插而摆动着下体,没多久就被这异样的刺激给唤醒-若叶一张开双眼,就狂吻着光,吻着光是差点喘不过气来。   吻了好一会,若叶才依依不捨地离开:「真是的,早上还这么精力旺盛~」   「那刚刚是谁在梦中说『我要』的啊?」光反将一军说道。   「人家不…啊,顶到了~~」光见若叶醒来,立即实施强力炮轰,让若叶连话都说不出口,只有「啊啊」地叫着。   「我…啊~~~~~~~」最后,若叶紧紧抱着光,身体直颤动着,洩了彻彻底底地。   而此时玲却还在享受着。   若叶见到玲的样子,便起身将玲扶起,并且打开她的双腿,让阴户和阴唇清楚地呈现:「让她尝尝真正的东西吧。」   「也好。」光让触手拔出来,然后「噗」的一声插进若叶的阴道,接着光也将自己的分身插进了玲的体内,猛力地抽插着。   「啊~啊~」若叶和玲不约而同地淫叫着,若叶一边承受着触手机械般的抽插,双手也在玲的背后揉着玲的胸部:而玲则只能抱着光的身体,无力却欣喜地呻吟着。   不久,三人同时达到高潮,光更是将精液完全注入玲的体内-没办法,玲像是知道光会在高潮时把分身拔出去,就用双脚紧紧圈住光的屁股,让光就连拔也拔不出来,只好乖乖地射了进去。   高潮过后的三人分躺在光的两边,光还故意将触手插进她们的阴道之中,让她们的淫穴随时保持涨满感。   「讨厌啦~这样玩人家…」若叶红着脸,整个头埋入光的臂膀中。   「哥……不要拔出来嘛……」玲则是将触手用屁股夹着,示意着不让触手离开自己的身体。   「玲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淫蕩了啊?」   「怎么这样说人家…人家只想要哥哥的东西嘛~」玲边回答,边摸着光那个还没垮下来的分身:「我最喜欢哥哥的东西了…每次都让人家舒服得上天了~」说着说着,玲还舔着舌头,一副想把光的分身吃掉的表情。   「喂喂,别这么饥饿好吗?」光说归说,玲还是爬上了光的身体脸对着光的分身,又是一阵舔弄。   「这么想要啊……」光边说,边逗着玲的阴核,逗得玲的屁股是一扭一扭的。   「不行了…忍不住了…」玲停止舔弄的动作起身,然后将触手「请」出自己的身体:「还是真的…比较好…」说着说着就又把光的分身「请」进自己的体内了。   「……那这个呢?」光微笑着,触手的前端分泌出大量的黏液,然后来到玲的菊门前,轻轻地碰触着,等到黏液沾满了菊门之后,触手像是在钻洞一般,慢慢地伸进了菊门之中!   「啊~啊~屁…屁股…」玲像力气突然消失一般,整个人趴在光的身上,但光却发觉到菊门内部直向内蠕动着,像是在迎接一般:「啊…屁股…进去了…好棒喔…我连屁股…都是属于哥哥一个人的…嗯…」等到触手插进菊门有一段之后,玲又起身开始套弄着光的分身。   「小光……」若叶此时似乎是被玲的声音再次引起了性慾,起身和光进行激烈的舌战。   不过光接吻归接吻,另一根触手却悄悄地摸到了若叶的菊门前,然后就和玲一样的行动模式,插进了若叶的菊门了。   「唔~~」发觉到有东西插进自己的菊门,若叶双眼张的奇大,但是嘴巴被光堵住,无法说话,而身体似乎是因为之前的高潮,无法出力只能慢慢地动,连摆脱都没办法。   知道无法抵抗,若叶索性继续和光进行激烈的舌战,下体也开始迎合着来自两方面的抽插。   没多久,玲套弄的速度开始加快:「哥…快点…把你的东西…全射到爱着你的妹妹体内啊…我要哥哥的东西全部填满我的身体~~」玲哭喊般地叫着。   像是呼应着玲的叫声,在玲高潮的同时,光也将精液再一次打进玲的身体之中,而若叶也离开了光的嘴的同时达到了高潮。   不过就算如此,若叶和玲的阴道依然被触手和光的分身插着,至于菊门中的触手则是在她们高潮的同时就消失了。   「主人,该起床了喔。」此时蕾娜进入房门,看到因为混战而一片凌乱的情形,一边脸红一边说道:「再不起床就来不及接她们了。」   听到蕾娜的提醒,光才想起一件事。   昨天星期六下午,光和所有认识的女性(女王和蕾娜除外)聚集在无人的体育器材室,理所当然地经过一场混战之后,光提到了要素子等四人搬到自己家来的打算。   一听到光的提议,素子和奈留、响子当然一口答应,但是晴香却没有答应:因为她是独生女,必须继承静木神社,基于这一点晴香没办法点头。   当然,女主角们答应了(该说是光的红瞳效应,还是那些少女早有这种想法呢?),接下来就是摆平她们的父母了。   奈留和响子因为是住学校宿舍,所以只要和学校相关人员通报一声就好了(还好学校本身没有强制师生一定要住学校宿舍),但是住家里的素子那边就比较麻烦一点。   因为素子家里管理十分严格,虽然不是独生女,但是父母依然对她的生活管理十分注重,在素子用电话说明无效之后,只好利用光的魔王力量让素子父母对素子的态度软化,这才安全地让素子搬到光的家中。   至于晴香,光并没有强迫她一定要搬过来,只是告诉她要好好照顾神社和家人而已。   当天晚上,素子只準备的简单的衣物就搬到了光的家里,至于奈留和响子因为学校处理速度的关係,直至晚上才完成手续,结果只得在隔天星期日才能够搬来(要命的是还一堆东西~)。   在若叶租小货车帮忙搬运的情况下,奈留和响子也搬到了光的家里。   但是令光意外的是,连奈留的宿友,也就是上次和奈留逛街的女同学岸野春歌也一同搬到这里来了。   「这里就是能让你免费住的地方吗?」春歌踏进房门,四处张望着。   「……抱歉,主人。」奈留在一旁说道:「她一听到有免费的地方可以住就跟过来了……」   「你刚刚……叫他主人?」听到奈留对光的称呼,春歌疑惑地问道。   「你要住下来是可以,」玲说道:「虽然免费,不过代价不是没有。」玲说着,拍拍春歌的身体:「只要把你的身体让我哥哥品嚐一下,要住多久都可以。」   「什~~」听到玲的话,春歌脸当场红了起来。   「别乱说~」若叶摀住玲的话直向后拉,光擦擦脸上的冷汗,正经地说道:「可以和奈留挤一间吧?」   「只要不会向我要房租的话……」春歌尴尬地笑了笑。   「你真的很喜欢凑热闹耶……」奈留不解地看着春歌,而春歌也回道:「省下房租可以多买好几样东西耶。」   附带提一下:春歌是个购物狂。   花了一下午把四人的家俱整理完毕之后,在若叶的提议之下,一行十人跑到了商店街购买相关的日用品。   由于人数众多,光决定分成几路进行「搜刮」,但奇怪的是,光并没有和若叶或是玲在一起,而是单独一人逛着街。   走着走着,一种感觉让光停了下来。   转过身去,光的视线立即被一样东西吸引。   那是一个放在橱窗的展示用女性人形,上面因为展示用的关係而穿上一袭套装。   「为什么呢……这种悲伤的感觉……?」望着这个人形,光不自觉地在心中发出了疑问。   因为他感觉到这股悲伤,竟然是从人形之中传来的!   「……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悲哀吗?」光的潜意识之中似乎有办法解读面前人形的悲哀之心:「想要……成为人类吗?」   瞬间,光自人形身上感到了疑问。   「我拥有让你成为人类的力量,」光利用「心灵传话」向着人形说话:「但是…… 你必须牺牲掉某些东西,就算这样你也想成为人类吗?」   光的「话」一完,光立即自对方感到了喜悦。   「……我以魔王贝鲁沙之名,」光伸出右手,瞳孔散发出红光:「将我面前的物品收容于黑暗之中,跟随在我左右!」语毕,人形化成了黑色光芒,连同身上的衣物瞬间消失在空气之中。   而全部的情况却没有一个人发觉到,连店里的老闆也浑然不知。   「好像……可以开始了呢,那个计划……」光回过身,往大家集合的地点走去。   在吃完一顿十分丰盛的晚餐之后,光向艾鲁美丝问道:「小艾,在贝鲁沙的记忆之中,魔界是不是有种让植物或是无生物变成人类的魔法吗?」   「就广义的来说是有。」艾鲁美丝说道:「不过那是针对使役魔的製作而言……你又不是魔法师,要使役魔干嘛?」   「……还记得贝鲁沙手下『四天王』吧?」   「知道啊……」艾鲁美丝点点头。   「光主人不会是想要让『四天王』复活吧?」莉莉丝说道。   「我让那四个呆头复活干嘛?」光一副没好气的样子:「根据贝鲁沙的记忆来看,那四人充其量只是四个『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』的呆子而已。」   「确实如此。」莉莉丝冒着冷汗说道。   「我的意思是,想另外找出属于自己的『四天王』。」光说道:「而且并不是由你们之中选出。」   「为什么?」玲问道。   「对我来说,『四天王』必须绝对服从我的命令,换言之和傀儡差不多。」光说道:「我并不希望把你们的自我也夺走……这算是我的一点任性吧。」   「所以才会问这个问题?」艾鲁美丝问道。   「……贝鲁沙的记忆中是有,但是似乎并不完整。」光说道:「而且也没有试过,似乎只是单纯的知道而已。」   「一个作品要注入灵魂,才会有活生生的感觉。」艾鲁美丝说道:「至于要怎么作,你应该可以想得出来才是。」   「……把问题丢给我啊……也好。」光站了起来,往地下室的方位移动:「要看的人就过来吧。」   众人来到了地下室-那原本是光和若叶、玲用来作为训练用的场地,不过因为搬来之后极少使用,已经变成了储藏室(杂物放得很少就是)。   光选定一处比较宽广的地方,然后手一张,以魔力驱动的光线立即在他面前画出一个魔法阵,然后一个人形缓缓自魔法阵之中浮起直至完全出现在地面上,魔法阵才消失。   「那是……?」   「简单说,实验用的东西。」光以认真的神情说道:「不过这个实验得成功才行… …」   「想把那个人形……变成人吗?」莉莉丝问道:「那应该……不是普通的人形吧?好奇怪的感觉……」   「我也是因为那个原因才会用她的。」光向着人形举起右手:「先是把人形的分子结构变成人类的吧?……我面前的物体啊,在我的魔力驱使下,变化成我心中希望的样子吧……」在光的魔力驱使下,人形先是被分解成分子,然后不到一秒的时间又重新组合,这一重组,竟然由原本冷硬的木头,变成了柔软的皮肤!过不了多久,一副完美到极限的女性躯体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了!   长而亮丽的黑色头髮、像婴儿般沉睡的脸庞、,起码D罩杯的胸部、纤细的腰部、浑圆的屁股、以及细长的美腿,都显示了这付躯体是如何的完美。   「该怎么说呢……」若叶说道:「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如此完美的躯体,创世主这下要换人了。」   「你这种夸奖法,我会短命的。」光说道:「我可没自大到要和创世主比。这个不过是我把你们的优点集中在一起的理想体罢了。」   「这样啊……」若叶有点不怀好意地望着光。   「接下来要怎么作?」玲问道。   「这个人形之中似乎有着某一程度的『意识』,所以接下来只要让那付躯体和意识相连接就行了,」光说道:「换句话说就是赐与那付躯体生命,然后让里面的意识掌控那付躯体。」   「……但是这么一来,她就成了你的玩偶了。」艾鲁美丝说道:「虽然就本质来说,她是人偶没错……」   「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另外找的原因。」光说道:「能的话我是尽量不再牵扯到与我无关的人。」语毕,光在手心迫出一滴血来,然后弹指一射,正中变成人的人形的眉心-瞬间血滴变成了菱形的红色刻印,而她原本垂着的头也被这一下而扬起。   然后,她张开了双眼-是金色的瞳孔!   随着她的头转向望着光,光像是在宣告一般地说道:「从今天起,你的名字就是玛莉绪奈特(即「人偶」之意),并以赐给你生命的我为唯一的主人,你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为我所用,以我的命令为依归。」   「……是的,我的主人。」玛莉绪奈特直视着光,然后以极轻,像是铃铛一般的声音说道:「我的生命、我的身体、我在您身上所获得的一切都将为你所用。」声音虽美,但是却感觉不到一点感情,甚至生气。   「好了,接下来你们就先离开吧。」   「啊啦,开始赶人了吗?」听到光的话,若叶的表情有点暧昧地说道。   「……你是明知故问吗?」光解释道:「接下来我必须将力量灌输入她的体内…… 至于方法……还用的着我说吗?」   「……人家想看嘛~」玲说道。   「如果是平常,我是没关係,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,我必须专心一点才行……」光说道:「所以,拜託一下吧,我可不想前功尽弃。」   「好吧,大家先离开这里吧。」若叶拍拍手,示意大家配合光的行动:「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。」   「好吧~」   「真是的,还以为可以继续看下去的呢~」   「哥,下次要赔人家喔。」   「好好保重吧。」   众人在冒着冷汗的光的目送之下,一一离开了地下室。   「好了,接下来……」说到这里,光的脸倒是红了起来-现在的玛莉绪奈特活像是一张白纸,而光对异性的灌输力量其实就是做爱,一开始就来这种教育,光可不希望她这位「四天王第一人」变成只知做爱的奴隶……。   不过,不这样做也不行……。   「过来吧,玛莉绪奈特。」随着光的命令,玛莉绪奈特来到光的面前。   「跪在我的面前,然后把『他』掏出来吧。」光故意说得很模糊,但是玛莉绪奈特显然了解光所说的,跪在光的面前,然后伸手拉开光裤裆的拉练,把光的分身拿出来,而且还不等光吩咐,就开使用舌头舔着光的分身。   「喔,还满自动的嘛……」光看着玛莉绪奈特宝贝般地舔弄着自己的分身-不过因为这是仪式的一种,光现在没有享受的时间-等到分身硬直到最大限之后,光拍拍她的肩膀,示意她已经可以了。   她听从光的话,嘴巴离开了光的分身,然后顺从地躺在地板上并张开两腿,露出了两腿间的粉红山谷:「请主人……好好享用……」   「那我就不客气了。」语毕,光提着自己的分身,缓慢而确实地插进玛莉绪奈特的阴道之中,而且毫无阻碍地挺进最深处。   「好…好棒…主人的东西…都进来了…」玛莉绪奈特尽量打开自己的双脚,让光的插入动作更顺畅。   或许是不想让玛莉绪奈特承受第一次插入的痛苦,光并没有刻意让她成为处女身。   少了那一层的阻碍,光顺利地开始在她的体内抽插着。   「啊…主人…我的身体…好奇怪…」玛莉绪奈特躺在地上,腰部随着光的抽插运动而摆动着:「好热…好痒…好舒服…」   「我可不记得有教过你关于做爱的事情喔。」   「因为…我可以…知道主人…脑中的记忆…和她们…」玛莉绪奈特爱怜地抚摸着光的脸颊:「我…是主人的…奴僕…只要主人需要…我…随时可以…取悦主人…用我的身体…让主人舒服…」   的确,光现在也开始感受到玛莉绪奈特体内,那股不断提升,向内吸引的吸力,好像是要把光的一切都吸进去一般,让光有种拔不出来的错觉。   中途,光扶起玛莉绪奈特,让她面向房门,然后光自己则跑到她背后,拉开她的双腿,将她的整个阴户暴露出来。两人就这样面向门口,猛烈地抽插起来。   「啊…主人…这样的…太爽了…」玛莉绪奈特一边承受着光的抽插,另一边双手也没闲着,一手揉着自己的乳头,另一手则是不满足一般地揉着阴核:「我还要…主人 …好棒棒…棒…」   「会让你以后都很舒服的…」光边说边运动着-但是他的眼神却望着门的方向。   「主人…我不行了…我要给主人了…我…啊~~~~~」好一阵子之后,玛莉绪奈特随着一声大叫,全身的力量倾洩而出。   「好,我要将力量灌输给你了~」光也顺便让精门大开,将精液全数灌进她的体内。   「哈~主人的…热热的东西…进来了…」高潮之后的玛莉绪奈特躺在光的身上,满足地喘着气。   将玛莉绪奈特放在一旁休息,光站了起来,然后快步走到门口,然后猛然打开-光料的很準,春歌原来正坐在门后,透过门缝观看着刚刚的一场活春宫;而且看她满脸潮红,身上衣衫不整,还露出大半的胸部和已经湿透的内裤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春歌绝对是因为刚刚的关係,自己也忍不住而手淫了。   「怎样,舒服吗?」光露出奸笑问道。   「……」似乎是因为刚刚的高潮,春歌似乎没力气回答光的问题,只是避免接触他的目光。   「来~」光将春歌整个架起来,然后把她的双腿打开,露出已经湿透的内裤和隐隐可见的阴毛,接着就在她的耳边轻轻说:「我要来接收房租了。」   「房租…不…是…免费的吗?」春歌无力地用双手象徵性地用裙子遮住内裤问道。   「我妹妹也不是说了吗?你的身体就是房租啊。」语毕,春歌还来不及反应,光的触手已经将春歌的双手架开,接着顺便把内裤褪下,露出饱满还滴着蜜液的阴户,穴口还一张一合的像是在乞求着分身的进入。   「连你的那里都很想要呢。」语毕,光让还处于硬直状态的分身缓缓进入了春歌的身体之中!   「啊…啊…」双手双脚都被制住的春歌,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光的分身进入自己的体内。   没有任何的阻碍,光的分身顺利地进入春歌的体内。   「什么嘛,已经不是处女了…」光口头上说说,分身倒是爱怜般缓慢地抽插着。   「才…不是…」快感自下体中猛烈冲上脑部,春歌依然以残存的理智反驳着光的话:「有一次…我用按摩棒在玩…结果不小心…插得太深,等发现时…已经来不及了… 血已经…流出来了…」   「你还真会玩啊…」   「那是…听人家说很舒服嘛…」   「那,真的和假的那个比就舒服?」   「当然…是真的…嗯…」不知不觉地,春歌的腰部已经开始迎合光的动作:「舒服 …真舒服…好棒…棒透了…」   随着光的抽插,蜜液不断地滴落在地面。   看见春歌满意舒服的表情,光便让触手鬆开了春歌的双手-一鬆开,她的双手便无力地垂了下来,只有腰部持续地迎合着。   「还要…我还要…」春歌如梦呓般地叫着。   「那…从今天起,只要我们独处或是在这间房子里,你必须以『主人』称呼我。」   像是催眠一般,光的声音一字一句地传进春歌的脑中:「只要你照着作,我会让你越来越舒服。」   「是~主人~~」春歌一听到光的话,像是力气又回来一般地大叫着-即将高潮的前兆:「我喜欢主人~我爱主人~我的一切都是主人的~~」随着像是誓言般的话,春歌终于在光的动作下达到高潮,而光也顺便将精液射进春歌的体内之中。